江蘇天鼎證券與牛共舞股票投資平臺,專業提供股市投資咨詢分析服務。

與牛共舞
編號:913200001347857395
天鼎證券
成為中國專業度第一名的投資理財平臺

現在您的位置:江蘇天鼎證券 > 股票行情 > 財經要聞 >

因《戰狼2》出名 如今被鄭爽拖后腿 這家公司“宮斗”升級?

2021-06-18 13:13來源:券商中國

在連年爆虧、股權流拍、核心管理層收受警示函等一系列風波之后,ST北文又因第一大股東和第二大股東聯手提議公司董事會進行換屆選舉被董事會否決再次置于風口浪尖。 今日,ST北...

本文標題:因《戰狼2》出名 如今被鄭爽拖后腿 這家公司“宮斗”升級?

在連年爆虧、股權流拍、核心管理層收受警示函等一系列風波之后,ST北文又因第一大股東和第二大股東聯手提議公司董事會進行換屆選舉被董事會“否決”再次置于風口浪尖。
 
今日,ST北文第一大股東富德生命人壽向券商中國記者回應稱,ST北文第七屆董事會任期至2021年6月18日,將于2020年年度股東大會召開前屆滿,理應進行合理換屆。“ST北文經營不善,持續虧損,內控問題嚴重,我司作為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東,理應維護股東權益。”
 
富德生命人壽還表示,“目前ST北文最為迫切的就是有效改善經營管理及內控治理。”
 
大股東力推合理換屆
 
ST北文以影視及經紀為主營業務,因出品《戰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藥神》、《你好,李煥英》等賣座電影名聲大噪。然而,受到鄭爽風波以及財務問題影響,ST北文不僅在資本市場上狂瀉不止,也受到監管部門的重點關注。
 
鑒于此,持股15.60%的第一大股東富德生命人壽及持股10.87%的第二大股東西海岸控股試圖改變ST北文的狀況。
 
日前第一大股東富德生命人壽提交臨時提案,提名陶蓉女士、葉寧先生、賈軼群女士、郭慶勝先生擔任公司第八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提名陸群威先生擔任公司第八屆董事會獨立董事;提名張峰先生擔任公司第八屆監事會股東代表監事。
 
與此同時,第二大股東西海岸控股亦提交提案,提名薛莉女士、張甲勇先生擔任公司第八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提名孟翔先生、王天楚先生擔任公司第八屆董事會獨立董事;提名陳曦女士擔任公司第八屆監事會股東代表監事。
 
然而上述議案均遭否決。6月16日晚間ST北文公告,公司董事會審議未通過以上兩項議案,兩項臨時提案不予提交股東大會審議,表決結果均為3票同意,4票反對,0票棄權。
 
也就是說,在連年爆虧、股權流拍、核心管理層收受警示函等一系列風波之后,常年處于無實際控制人狀態的ST北文又將第一大股東與第二大股東的聯手提議“否決”。
 
6月17日,富德生命人壽人壽相關人士向券商中國記者回應此事,“我司此次提出董事會換屆議案主要有以下兩點原因:
 
(1)ST北文第七屆董事會任期至2021年6月18日,將于2020年年度股東大會召開前屆滿,理應進行合理換屆。
 
(2)北京文化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正在被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立案調查,北京證監局已對ST北文及宋歌、張云龍、陳晨等自然人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公司經營不善,持續虧損,內控問題嚴重,我司作為ST北文的第一大股東,理應維護股東權益。”
 
此外,上述人士還表示,“我司一直奉行穩健的價值投資理念,依法合規進行相關投資活動,作為股東,積極維護股東權益。目前ST北文最為迫切的就是有效改善經營管理及內控治理。”
 
改善內控治理“最為迫切”
 
第一大股東富德生命人壽所說的“目前ST北文最為迫切的就是有效改善經營管理及內控治理”并非沒有道理。
 
這家公司長期以來無實際控制人,董事會一直由經營管理層把持。目前,ST北文的董事長是宋歌,男,54歲,碩士學歷。ST北文的總裁是嚴雪峰,男,42歲,中國國籍,碩士學歷。
 
2016年,富德生命人壽出資9.98億元參與ST北文定增,助力其向影視領域轉型。2020年3月,原第一大股東華力控股通過“陜國投·聚寶盆98號”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持有的北京文化股份被動減持402.9萬股,華力控股持股比例由15.72%降至15.16%,導致富德生命人壽被動成為北京文化第一大股東。
 
2020年中,西海岸控股從華力控股持有的公司手中競得ST北文7.61%股權,并逐步將持股比例擴大至10.87%,成為ST北文第二大股東。
 
對于ST北文的混亂經營,生命富德人壽與西海岸控股“早有異議”。2021年初,ST北文以合同到期為由決定更換會計師事務所,兩位股東均對這一議案投下反對票。此事亦曾引發深交所關注,要求ST北文披露具體原因。
 
由于牽扯的風波越來越大,ST北文股東方與管理層的矛盾仍在不斷升級。
 
4月底,ST北文的股票簡稱由“北京文化”變更為“ST北文”,主要原因為蘇亞金誠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對公司2020年度內部控制有效性出具了否定意見的《內部控制審計報告》(蘇亞審內[2021]22號)。此外,部分董事仍認為其無法保證2020年年度報告和2021年第一季度報告的真實、準確和完整性。
 
2020年,ST北文實現營收為4.26億元,同比下降50.2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為7.67億元。
 
對于營收下滑及凈虧損收窄,公司解釋,主要原因為2020年主營業務收入受疫情影響及上年同期電影《流浪地球》取得較高票房收入所致;2019年公司全資子公司北京世紀伙伴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浙江星河文化經紀有限公司經營業績下滑,計提大額商譽減值準備所致。
 
今年一季度,ST北文更加凄慘:實現營收為1561萬元,同比增長1225.63%,但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卻擴大至2688.62萬元,上年同期凈虧損為1923.55萬元。
 
5月底,深交所向ST北文再次發出問詢函。針對“年報顯示,你公司自2019年以來持續大幅虧損,其中2019年收入8.55億元,凈利潤為-23.19億元;2020年營業總收入為4.26億元,凈利潤為-7.7億元。”等情況,深交所提出包括“請結合你公司主營業務開展情況說明你公司持續大幅虧損的主要原因,并說明是否在近兩年集中確認成本或資產減值實現“洗大澡”的情況”等要求,請ST北文就相關問題做出書面說明,在6月3日前報送有關說明材料。
 
除此之外,此次問詢函的重點還包括鄭爽“陰陽合同”一事。深交所要求ST北文自查是否與演職人員的關聯方簽署了增資協議,并說明上述增資行為的進展情況;自查被增資主體的背景,包括但不限于股東結構、成立時間、主營業務、人員構成、歷次增資情況等,說明本次增資的主要目的、估值的合理性,是否存在通過增資行為隱形支付大額片酬的情況。
 
但截至6月17日晚間,ST北文仍未回復上述問詢函。
 
陳建平投顧編號:A1150615030001
 
袁紅軍投顧編號:A1150619060003
 
孫騰投顧編號:A1150615100001
 
舒曉飛投顧編號:A1150613120001
 
免責聲明:本文所述信息的來源及觀點的出處皆被本公司認為可靠,但本公司不能擔保其準確性或完整性,本文信息或所表達觀點不構成所述證券買賣的出價或詢價,數據、信息均來源市場公開消息,觀點僅供參考學習,不構成投資建議,操作風險自擔。

本文地址:http://www.b8hh.cn/caijingyaowen/2021061830931.html

作者:券商中國 訪問:1000
免責聲明

本文所述信息的來源及觀點的出處皆被本公司認為可靠,但本公司不能擔保其準確性或完整性,本文信息或所表達觀點不構成所述證券買賣的出價或詢價,數據、信息均來源市場公開消息,觀點僅供參考學習,不構成投資建議,操作風險自擔。

標簽:ST北文,經營管理,內控
金融資訊

財經要聞

Copyright @ 2011 www.b8hh.cn 江蘇天鼎證券投資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ICP備09015858號-6站點地圖?天鼎證券
免責聲明:網站部分內容轉自網絡,如有疑問請聯系我們;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江蘇天鼎證券公司移動官網

現在您的位置:江蘇天鼎證券 > 股票行情 > 財經要聞 >

因《戰狼2》出名 如今被鄭爽拖后腿 這家公司“宮斗”升級?

在連年爆虧、股權流拍、核心管理層收受警示函等一系列風波之后,ST北文又因第一大股東和第二大股東聯手提議公司董事會進行換屆選舉被董事會“否決”再次置于風口浪尖。
 
今日,ST北文第一大股東富德生命人壽向券商中國記者回應稱,ST北文第七屆董事會任期至2021年6月18日,將于2020年年度股東大會召開前屆滿,理應進行合理換屆。“ST北文經營不善,持續虧損,內控問題嚴重,我司作為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東,理應維護股東權益。”
 
富德生命人壽還表示,“目前ST北文最為迫切的就是有效改善經營管理及內控治理。”
 
大股東力推合理換屆
 
ST北文以影視及經紀為主營業務,因出品《戰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藥神》、《你好,李煥英》等賣座電影名聲大噪。然而,受到鄭爽風波以及財務問題影響,ST北文不僅在資本市場上狂瀉不止,也受到監管部門的重點關注。
 
鑒于此,持股15.60%的第一大股東富德生命人壽及持股10.87%的第二大股東西海岸控股試圖改變ST北文的狀況。
 
日前第一大股東富德生命人壽提交臨時提案,提名陶蓉女士、葉寧先生、賈軼群女士、郭慶勝先生擔任公司第八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提名陸群威先生擔任公司第八屆董事會獨立董事;提名張峰先生擔任公司第八屆監事會股東代表監事。
 
與此同時,第二大股東西海岸控股亦提交提案,提名薛莉女士、張甲勇先生擔任公司第八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提名孟翔先生、王天楚先生擔任公司第八屆董事會獨立董事;提名陳曦女士擔任公司第八屆監事會股東代表監事。
 
然而上述議案均遭否決。6月16日晚間ST北文公告,公司董事會審議未通過以上兩項議案,兩項臨時提案不予提交股東大會審議,表決結果均為3票同意,4票反對,0票棄權。
 
也就是說,在連年爆虧、股權流拍、核心管理層收受警示函等一系列風波之后,常年處于無實際控制人狀態的ST北文又將第一大股東與第二大股東的聯手提議“否決”。
 
6月17日,富德生命人壽人壽相關人士向券商中國記者回應此事,“我司此次提出董事會換屆議案主要有以下兩點原因:
 
(1)ST北文第七屆董事會任期至2021年6月18日,將于2020年年度股東大會召開前屆滿,理應進行合理換屆。
 
(2)北京文化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正在被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立案調查,北京證監局已對ST北文及宋歌、張云龍、陳晨等自然人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公司經營不善,持續虧損,內控問題嚴重,我司作為ST北文的第一大股東,理應維護股東權益。”
 
此外,上述人士還表示,“我司一直奉行穩健的價值投資理念,依法合規進行相關投資活動,作為股東,積極維護股東權益。目前ST北文最為迫切的就是有效改善經營管理及內控治理。”
 
改善內控治理“最為迫切”
 
第一大股東富德生命人壽所說的“目前ST北文最為迫切的就是有效改善經營管理及內控治理”并非沒有道理。
 
這家公司長期以來無實際控制人,董事會一直由經營管理層把持。目前,ST北文的董事長是宋歌,男,54歲,碩士學歷。ST北文的總裁是嚴雪峰,男,42歲,中國國籍,碩士學歷。
 
2016年,富德生命人壽出資9.98億元參與ST北文定增,助力其向影視領域轉型。2020年3月,原第一大股東華力控股通過“陜國投·聚寶盆98號”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持有的北京文化股份被動減持402.9萬股,華力控股持股比例由15.72%降至15.16%,導致富德生命人壽被動成為北京文化第一大股東。
 
2020年中,西海岸控股從華力控股持有的公司手中競得ST北文7.61%股權,并逐步將持股比例擴大至10.87%,成為ST北文第二大股東。
 
對于ST北文的混亂經營,生命富德人壽與西海岸控股“早有異議”。2021年初,ST北文以合同到期為由決定更換會計師事務所,兩位股東均對這一議案投下反對票。此事亦曾引發深交所關注,要求ST北文披露具體原因。
 
由于牽扯的風波越來越大,ST北文股東方與管理層的矛盾仍在不斷升級。
 
4月底,ST北文的股票簡稱由“北京文化”變更為“ST北文”,主要原因為蘇亞金誠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對公司2020年度內部控制有效性出具了否定意見的《內部控制審計報告》(蘇亞審內[2021]22號)。此外,部分董事仍認為其無法保證2020年年度報告和2021年第一季度報告的真實、準確和完整性。
 
2020年,ST北文實現營收為4.26億元,同比下降50.2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為7.67億元。
 
對于營收下滑及凈虧損收窄,公司解釋,主要原因為2020年主營業務收入受疫情影響及上年同期電影《流浪地球》取得較高票房收入所致;2019年公司全資子公司北京世紀伙伴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浙江星河文化經紀有限公司經營業績下滑,計提大額商譽減值準備所致。
 
今年一季度,ST北文更加凄慘:實現營收為1561萬元,同比增長1225.63%,但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卻擴大至2688.62萬元,上年同期凈虧損為1923.55萬元。
 
5月底,深交所向ST北文再次發出問詢函。針對“年報顯示,你公司自2019年以來持續大幅虧損,其中2019年收入8.55億元,凈利潤為-23.19億元;2020年營業總收入為4.26億元,凈利潤為-7.7億元。”等情況,深交所提出包括“請結合你公司主營業務開展情況說明你公司持續大幅虧損的主要原因,并說明是否在近兩年集中確認成本或資產減值實現“洗大澡”的情況”等要求,請ST北文就相關問題做出書面說明,在6月3日前報送有關說明材料。
 
除此之外,此次問詢函的重點還包括鄭爽“陰陽合同”一事。深交所要求ST北文自查是否與演職人員的關聯方簽署了增資協議,并說明上述增資行為的進展情況;自查被增資主體的背景,包括但不限于股東結構、成立時間、主營業務、人員構成、歷次增資情況等,說明本次增資的主要目的、估值的合理性,是否存在通過增資行為隱形支付大額片酬的情況。
 
但截至6月17日晚間,ST北文仍未回復上述問詢函。
 
陳建平投顧編號:A1150615030001
 
袁紅軍投顧編號:A1150619060003
 
孫騰投顧編號:A1150615100001
 
舒曉飛投顧編號:A1150613120001
 
免責聲明:本文所述信息的來源及觀點的出處皆被本公司認為可靠,但本公司不能擔保其準確性或完整性,本文信息或所表達觀點不構成所述證券買賣的出價或詢價,數據、信息均來源市場公開消息,觀點僅供參考學習,不構成投資建議,操作風險自擔。
(作者:券商中國)
嫁给反派最穷的时候-又爽又色又高潮的免费视频-和狗做被婆婆看见把她拉下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