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天鼎證券與牛共舞股票投資平臺,專業提供股市投資咨詢分析服務。

與牛共舞
編號:913200001347857395
天鼎證券
成為中國專業度第一名的投資理財平臺

現在您的位置:江蘇天鼎證券 > 財富天下 > 今日頭條 >

數字洪流下 制造業的破局之道

2021-06-30 13:11來源:北京商報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創新成為影響和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變量。新一代信息技術不僅將改變工業技術本身,還將改變生產組織方式,改變全球產業發展格局。6月...

本文標題:數字洪流下 制造業的破局之道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創新成為影響和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變量。新一代信息技術不僅將改變工業技術本身,還將改變生產組織方式,改變全球產業發展格局。”6月29日,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院長李奇在百萬莊論壇機工智庫發布會上談到。
 
數字洪流下,制造業如何破局?以產業數字化為代表的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或許是推進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關鍵動能與戰略抉擇。
 
暗流涌動:數字化變革
 
“20年前,數字世界與現實世界涇渭分明,而現在,在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加速發展下,以大數據、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為引領,先進制造、新能源等前沿領域呈現群體突破發展的態勢,科技與產業向‘智能、泛在、互聯、綠色、健康’方向融合發展,催生出大量互聯互通、智能交互的新產品、新服務、新模式和新業態。”機工智庫研究員趙娟表示。
 
數字時代已然到來,數字經濟也已經成為各國經濟發展的新增長點。根據中國信通院數據,2019年全球數字經濟占GDP比重已經高達41.5%,以德國、英國、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數字經濟GDP占比超60%,中國2019年數字經濟占比為36.2%,2020年上升至38.6%,對經濟增長的貢獻超過60%。
 
全球數字化暗流涌動下的另一面,傳統商品、服務與金融的流動速度開始放緩:在1985-2007年,全球商品貿易增速是全球GDP增速的兩倍,而2016年,我們的全球貿易增速僅僅為
 
1.7%,2019年全球商品貿易已經進入負增長。
 
不過,數字經濟發展下,制造業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生力軍。“數字中國戰略將加快數字化發展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趙娟看來,制造業作為我國三次產業中國際化程度最高、競爭力最強的領域,是我國深度融入全球產業分工體系、重塑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的關鍵部門,毋庸置疑是我國構建新發展格局的主戰場和生力軍。
 
“死亡之谷”:中試環節缺失
 
目前,中國制造企業在規模和體系上都形成了獨有優勢,實現了從農業大國到制造大國的華麗轉身。2020年中國GDP規模達101.6萬億元,首次突破百萬億大關,同時制造業增加值連續11年居世界首位。
 
具體到裝備制造業來看,我國實現了從單純依賴進口到基本自主化的重大跨越。但短板同樣不容忽視。機工智庫研究員司建楠介紹,我國在高端軸承鋼等部分高精尖領域自給率幾乎為零。究其原因,歸根結底是產業基礎薄弱。產業基礎不牢已經成為制約我國裝備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瓶頸。
 
司建楠分析稱,從創新能力來看,底層基礎技術能力不足,共性技術平臺有待提升,試驗驗證平臺即“中試”平臺的短缺,嚴重制約了裝備制造業創新和科技成果產業化。
 
“在技術創新鏈條中,研發與中試投入比例約為1:6-1:8,涉及的資金量巨大,企業不愿意或無力承擔巨大投資和風險,因此被視為科技成果產業化難以逾越的‘死亡之谷’。”司建楠告訴記者。
 
“中試”熟化環節缺失既是制約我國裝備制造業市場化應用的重要瓶頸,更是導致產品質量、穩定性、可靠性不高的重要癥結。以工程機械行業為例,由于缺少試驗驗證,國產的履帶起重機所需的核心電控元件――力矩限制器在超起工況下的控制精度很難達到5%精度要求,仍需要經過大量的試驗和經驗總結修正計算模型。
 
此外,司建楠建議,從產業結構來看,長期以來重主機輕部件的發展思維需要調整,同時從人才隊伍看,高、中、低端人才供給都存在嚴重不足,尤其是領軍人才和專業技能人才短缺,中層管理人才斷檔,工匠人才亟待培育。
 
走向融合:產業重構方向
 
在數字洪流下,智能制造的未來如何發展?在機工智庫研究員陳琛看來,智能制造不僅是制造,更是創新,產業的重構方向在于融合。據機工智庫統計,數字驅動制造下,試點示范項目生產效率平均提高45%、產品研制周期平均縮短35%、產品不良品率平均降低35%。
 
同時,數字也進一步驅動了創新。隱性知識的顯性化,顯性知識的融合,各種先進技術的
 
組合加速了知識創造的過程。如成都工廠垃圾分揀機器人,綜合識別率從60%提升到95%,其背后是邊緣計算技術、云計算技術、機器學習技術,本質是知識結晶。
 
“在智能制造時代,行業的競爭基礎將從單一產品的功能轉向產品系統的性能,而單獨公司只是系統中的一個參與者。如今制造商可以提供一系列互聯的設備和相關服務,從而提高設備體系的整體表現。”陳琛告訴記者。
 
當前形勢下,產業集群或許是中國生產系統的重構力量之一。如曹縣棺材、杭集牙刷等,都是在某一細分領域實現產業集群。
 
“產業集群的本質是信息流和知識流構成的網絡系統。”陳琛認為,其中,知識流是基礎。國內產業集群大部分企業僅掌握簡單制造知識,就可以在所掌握的知識范圍內開展產品集成、制造、銷售。如多數企業缺乏整車正向設計知識,導致零部件設計和制造知識游離于集群之外,可以被使用,但難以被融合、重構;此外,信息流是主導,集群內的信息傳遞質量和效率決定了產業集群整體效率。制造業必須重視這兩點,把握信息流和知識流,方能實現進一步升級。
 
舒曉飛投顧編號:A1150613120001
 
免責聲明:本文所述信息的來源及觀點的出處皆被本公司認為可靠,但本公司不能擔保其準確性或完整性,本文信息或所表達觀點不構成所述證券買賣的出價或詢價,數據、信息均來源市場公開消息,觀點僅供參考學習,不構成投資建議,操作風險自擔。

本文地址:http://www.b8hh.cn/jinritoutiao/2021063031027.html

作者:北京商報 訪問:1011
免責聲明

本文所述信息的來源及觀點的出處皆被本公司認為可靠,但本公司不能擔保其準確性或完整性,本文信息或所表達觀點不構成所述證券買賣的出價或詢價,數據、信息均來源市場公開消息,觀點僅供參考學習,不構成投資建議,操作風險自擔。

標簽:數字化,變革,實體
金融資訊

財經要聞

Copyright @ 2011 www.b8hh.cn 江蘇天鼎證券投資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ICP備09015858號-6站點地圖?天鼎投顧
免責聲明:網站部分內容轉自網絡,如有疑問請聯系我們;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江蘇天鼎證券公司移動官網

現在您的位置:江蘇天鼎證券 > 財富天下 > 今日頭條 >

數字洪流下 制造業的破局之道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創新成為影響和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變量。新一代信息技術不僅將改變工業技術本身,還將改變生產組織方式,改變全球產業發展格局。”6月29日,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院長李奇在百萬莊論壇機工智庫發布會上談到。
 
數字洪流下,制造業如何破局?以產業數字化為代表的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或許是推進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關鍵動能與戰略抉擇。
 
暗流涌動:數字化變革
 
“20年前,數字世界與現實世界涇渭分明,而現在,在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加速發展下,以大數據、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為引領,先進制造、新能源等前沿領域呈現群體突破發展的態勢,科技與產業向‘智能、泛在、互聯、綠色、健康’方向融合發展,催生出大量互聯互通、智能交互的新產品、新服務、新模式和新業態。”機工智庫研究員趙娟表示。
 
數字時代已然到來,數字經濟也已經成為各國經濟發展的新增長點。根據中國信通院數據,2019年全球數字經濟占GDP比重已經高達41.5%,以德國、英國、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數字經濟GDP占比超60%,中國2019年數字經濟占比為36.2%,2020年上升至38.6%,對經濟增長的貢獻超過60%。
 
全球數字化暗流涌動下的另一面,傳統商品、服務與金融的流動速度開始放緩:在1985-2007年,全球商品貿易增速是全球GDP增速的兩倍,而2016年,我們的全球貿易增速僅僅為
 
1.7%,2019年全球商品貿易已經進入負增長。
 
不過,數字經濟發展下,制造業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生力軍。“數字中國戰略將加快數字化發展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趙娟看來,制造業作為我國三次產業中國際化程度最高、競爭力最強的領域,是我國深度融入全球產業分工體系、重塑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的關鍵部門,毋庸置疑是我國構建新發展格局的主戰場和生力軍。
 
“死亡之谷”:中試環節缺失
 
目前,中國制造企業在規模和體系上都形成了獨有優勢,實現了從農業大國到制造大國的華麗轉身。2020年中國GDP規模達101.6萬億元,首次突破百萬億大關,同時制造業增加值連續11年居世界首位。
 
具體到裝備制造業來看,我國實現了從單純依賴進口到基本自主化的重大跨越。但短板同樣不容忽視。機工智庫研究員司建楠介紹,我國在高端軸承鋼等部分高精尖領域自給率幾乎為零。究其原因,歸根結底是產業基礎薄弱。產業基礎不牢已經成為制約我國裝備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瓶頸。
 
司建楠分析稱,從創新能力來看,底層基礎技術能力不足,共性技術平臺有待提升,試驗驗證平臺即“中試”平臺的短缺,嚴重制約了裝備制造業創新和科技成果產業化。
 
“在技術創新鏈條中,研發與中試投入比例約為1:6-1:8,涉及的資金量巨大,企業不愿意或無力承擔巨大投資和風險,因此被視為科技成果產業化難以逾越的‘死亡之谷’。”司建楠告訴記者。
 
“中試”熟化環節缺失既是制約我國裝備制造業市場化應用的重要瓶頸,更是導致產品質量、穩定性、可靠性不高的重要癥結。以工程機械行業為例,由于缺少試驗驗證,國產的履帶起重機所需的核心電控元件――力矩限制器在超起工況下的控制精度很難達到5%精度要求,仍需要經過大量的試驗和經驗總結修正計算模型。
 
此外,司建楠建議,從產業結構來看,長期以來重主機輕部件的發展思維需要調整,同時從人才隊伍看,高、中、低端人才供給都存在嚴重不足,尤其是領軍人才和專業技能人才短缺,中層管理人才斷檔,工匠人才亟待培育。
 
走向融合:產業重構方向
 
在數字洪流下,智能制造的未來如何發展?在機工智庫研究員陳琛看來,智能制造不僅是制造,更是創新,產業的重構方向在于融合。據機工智庫統計,數字驅動制造下,試點示范項目生產效率平均提高45%、產品研制周期平均縮短35%、產品不良品率平均降低35%。
 
同時,數字也進一步驅動了創新。隱性知識的顯性化,顯性知識的融合,各種先進技術的
 
組合加速了知識創造的過程。如成都工廠垃圾分揀機器人,綜合識別率從60%提升到95%,其背后是邊緣計算技術、云計算技術、機器學習技術,本質是知識結晶。
 
“在智能制造時代,行業的競爭基礎將從單一產品的功能轉向產品系統的性能,而單獨公司只是系統中的一個參與者。如今制造商可以提供一系列互聯的設備和相關服務,從而提高設備體系的整體表現。”陳琛告訴記者。
 
當前形勢下,產業集群或許是中國生產系統的重構力量之一。如曹縣棺材、杭集牙刷等,都是在某一細分領域實現產業集群。
 
“產業集群的本質是信息流和知識流構成的網絡系統。”陳琛認為,其中,知識流是基礎。國內產業集群大部分企業僅掌握簡單制造知識,就可以在所掌握的知識范圍內開展產品集成、制造、銷售。如多數企業缺乏整車正向設計知識,導致零部件設計和制造知識游離于集群之外,可以被使用,但難以被融合、重構;此外,信息流是主導,集群內的信息傳遞質量和效率決定了產業集群整體效率。制造業必須重視這兩點,把握信息流和知識流,方能實現進一步升級。
 
舒曉飛投顧編號:A1150613120001
 
免責聲明:本文所述信息的來源及觀點的出處皆被本公司認為可靠,但本公司不能擔保其準確性或完整性,本文信息或所表達觀點不構成所述證券買賣的出價或詢價,數據、信息均來源市場公開消息,觀點僅供參考學習,不構成投資建議,操作風險自擔。
(作者:北京商報)
嫁给反派最穷的时候-又爽又色又高潮的免费视频-和狗做被婆婆看见把她拉下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